当前位置:英林达福服装奇闻北京大案回顾:工地挖出人骨,至少已经死亡20年
北京大案回顾:工地挖出人骨,至少已经死亡20年
2022-11-06

最近,南京警方侦破28年前“南京医学院女生遇害案”的消息,被网友刷屏。28年,刑侦技术的发展是一方面,办案人员的执着同样不容忽视。早些年,在北京,也有这么一档子事:2006年4月9号,在昌平区小汤山镇葫芦河村一处工地,工人挖出了一堆白骨。法医鉴定,死者是女性,死亡时间至少有20年。

据村民介绍,发现尸骨的地方原先是厂里的一间厕所。自1977年建厂以来一直在使用,直到2003年停产前后经历了整整28年。

法医在头骨上发现了两处裂痕。这两处裂痕并非是在尸体白骨化之后形成的,而是由于外力作用造成的。法医分析,头骨上的两处裂痕是遭钝器击打导致的。也就是说,这很可能是这名女子的致命伤,确定尸源,成了警方首要解决的问题。

在死者遗留的物品中,办案人员发现了一个旧式钱包。钱包上隐隐约约有三个字:八达岭。第三个字乍一看还真没认出来,上边一个山,下边一个命令的令,这个字也念“岭”,它是在我国文字改革中出现过的一个简化字,这个字普遍使用的时间大约是在1980年前后。也就是说,这名女子的死亡时间应该在1980年前后。

随着警方的调查发现,这是位于北京市昌平区小汤山镇阿苏卫村的一户普通人家。兄弟姐妹一共4人,大女儿今年42岁,最小的弟弟36岁,他们都已成家立业。但寻找20多年前失踪的母亲一直是全家人最大的心愿。

1983年4月的一天早上,母亲阿珠像往常一样去豆制品厂上班,然而到下班时却迟迟没有回家,此后竟然音信全无。儿女们一直以为母亲还活在人间,每逢春节他们都期盼着母亲会迈进家门,在一次次的希望和失望间,他们从少年等到了中年,这一等就是20多年。

母亲失踪之后,他们也曾多方查找,但一直没有任何消息。在失踪前,阿珠和丈夫吵过架,所以全家人都以为她是离家出走了。阿珠失踪之后,她的丈夫王某遭受的打击是最大的。据儿女的回忆,父亲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,除了起早贪黑的干活,他只会一个人默默的叹气。

从那时起,王某拉扯着4个孩子艰难度日,儿女们一直在打听母亲的下落。在此后的数年间,他们找遍了附近的每一个村庄,也没有找到母亲的任何消息。在儿女的心里,母亲的下落仿佛成了永远都解不开的谜团。

为了确定死者身份,警方采取DNA鉴定的方式。但是,鉴定工作困难重重,对法医们来说却别无选择。经过20多年的掩埋,这具尸骨已经成了唯一的证据。在人体骨骼中,主要包括钙、磷、镁等无机物,这种坚硬结构能有效保护骨细胞免受外界环境的侵蚀,这是提取骨细胞中DNA的重要条件。那么这一具埋藏了多年的尸骨,是否还具备鉴定的条件?

根据多年的工作经验,法医首先要对骨骼进行筛选,从而寻找提取DNA的有效部位。

在选定部位之后,法医先将骨骼进行粉碎、打磨等预处理,并且对其中的杂质进行多次清洗,然后用特殊方法进行DNA提取。经过连续15天的工作,法医对骨骼中的DNA进行了提取、扩增和测序等大量工作,并且得出了骨骼DNA的序列图谱。

为了进行DNA比对,法医找到了阿珠的妹妹,并采集了血液。经过对两个样本进行DNA测序,法医得出了鉴定结论。根据DNA鉴定事故中的线粒体DNA序列与比对样本的DNA序列完全一致。由此法医断定,这具尸骨正是23年前失踪的阿珠。

确定了死者的身份,办案人员开始对20年前阿珠周围的关系人展开调查。这时,一位姓范的男子进入了警方调查的视线,这个人曾经担任过阿珠他们厂的副厂长,大家都说,他跟阿珠的关系不一般。

范某今年70岁,曾经是这个厂子的老厂长。据范某交代,这名女子是他杀害而且是亲手埋在了厕所下面。

范某断断续续的供述了案发经过,他清楚的记得案发时间是1983年4月26日,死者是家住阿苏卫村的阿珠。当年阿珠是厂里的临时工。范某之所以将阿珠杀害,是源于一段不该发生的感情。

原来,范某曾和被害人阿朱发生了婚外恋情,之后,阿朱一直要范某离婚,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。

对于母亲当年的情感经历,儿女们毫不知情,因为直到父亲去世也没有说过母亲和其他人的故事,他们没有想到母亲竟然会死在另一个男人手里。关于案发时的详细经过,除了范某的供述,或许再也没有谁能够说得清楚。而阿朱的孩子们还依稀记得年前父亲临终前说过的话——我不在了,你妈回来,你们还得认她。

但是王某和他的儿女都没有想到,此时自己的妻子、孩子们的母亲早已经离开人世10多年了,而杀害他的那个男人竟然和他有着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。

被抓获时,范某已经70岁了,这对提心吊胆过了23年,躲了23年的范某来说,无疑是种解脱,或许还有人问,不是有个最长追诉限期吗?犯了案子20年后,如果没被警察找到,就可以逍遥法外了,《刑法》里有“无限追诉限期”的规定,就是在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以后,逃避侦查或者审判的,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。

23年,一拨儿又一拨的刑警来了又走,走了又来,查找真凶的信念从没改变过。让现场说话,重证据、轻口供,是杜绝冤假错案的根本,无疑,也是司法的进步。